为病人送药的社区工作者
来源:为病人送药的社区工作者发稿时间:2020-04-06 14:51:21


在汉口火车站联勤联动指挥室,王忠林了解铁路、武警和公安三方联动机制

【环球网报道】4月5日,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发布了一篇有关一线医务人员——科里·德伯格葛雷夫(Cory Deburghgraeve)的自述式报道,报道主要使用第一人称,德伯格葛雷夫在文中讲述了自己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日常,在描述自己的工作环境时,他表示,“你基本上就(像)是在核反应堆旁边。”

据报道,德伯格葛雷夫表示,“我可能是这些病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,或者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。很多人永远都离不开呼吸机。这就是这种病毒带来的现实情况。每次我走进重症监护室(ICU)给病人插管时,我都强迫自己思考几秒钟。”

该院肺病科室主任医师米卡利斯·柯米斯(Michalis Komis)最近在接受希腊SKAI电视频道采访时也证实,阿雷克西欧确实曾经“两线作战”,而大多患者在这种情况下很难痊愈。“我们从医多年,见过不少这样的病例,我们的判断是,如果他在(住院后)两天内能挺过来,那么就有生存下来的可能。”

王忠林前往汉口火车站调研解除离汉通道管控工作,候车室座椅上张贴着分隔就座标识,王忠林叮嘱要注意乘客间的乘坐间距,防止聚集风险  长江日报记者周超 摄

“当我发现自己能活下来了,不禁喜极而泣。”

文中,德伯格葛雷夫介绍,“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,一周工作6个晚上。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,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,使其可以通氧。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。”

汉口火车站的站台,其各项工作已准备就绪

阿雷克西欧在接受红星新闻独家采访时说,希望这段经历能给人带来警示和希望,不要轻视新冠肺炎病毒,也不要在感染后放弃勇气与希望。

“我同意采用的治疗方案是实验性的,而这些药物或者其他药物、或者是病毒可能造成了现在的髋关节疼痛。”他说。